十年品牌·安全自营

98.68%
财产指数→
护照指数↑
婚姻指数↑
 

我用青春换来了的这些 记我来美国的风雨十年

Sherry 2013/07/03

    两千年的夏天,当我步出洛杉矶机场进到海关检查台的时候,我的心情是平静的,在等待了将近五年的移民排期之后,我最终踏上了美国的土地,我自己也奇怪,当时我既不激动,也不紧张;现在想来,大概应该说是因为无知,所以无畏。到今天,已经快十年了,回首走过的路,我有很多的话想说,但不知从何说起,不如先流水帐一般记一记十年来的经历。九十年代,在我没来美国前,我对电脑还是很感兴趣的,也上网聊天,icq,后来就落伍了,因为来美国之后,立刻加入了打工族,要为生存而奔波了。
    前几天,偶然发现了天涯, 上面的文章很精彩,四十岁的老男人也可以聊得很热闹,那我不妨也来凑个数,我可不觉得自己老,当然也没有那么成功,不过我还是愿意把我的经历写出来,也会把我的想法,我的心情写出来,算是来天涯看人家贴子的回报吧。

好,不罗嗦了,进入主题:
我在海关入境处填妥表格,到关员指定的窗口接受了简单的问话,护照上被加盖了入境章,写上A打头的一组数字,就被放行入关,至此,算是进入了美国国境。然后等待行李在输送带上出现,拿到行李之后,要经过海关及农业部检查,任何肉类,奶制品及种子,新鲜水果,蔬菜均不许带入境。我已事先了解这些情况,由于是移民初到美国,检查还是非常宽松的,虽然我托运了超过航空公司上限的一堆行李,并没有在此处的检查时,给我带来麻烦,检查员仅仅象征性地问了一句有没有带肉类食品和种子,就放我过去了。
    由于我最终的目的地在美国内陆,我还要再搭乘一班美国国内的飞机,当我把行李带到航空公司柜台时, 服务小姐二话不说就帮我办了托运,根本没提超重,超件数(当时美国航空业尚未有油价及经济不景的压力吧)
    道不尽与妻子久别重逢的喜悦与激动之后,接下来是十分现实的生活了。
入境后第二天,我即在当地的移民局办理身份证手续,接着去旁边的警察局报名考驾照,在美国不会开车几乎是寸步难行的。
考试分文字和路考两部分,通过文字考试之后,即可在家人或朋友在场的情况下(同乘人必须持有有效的驾驶执照),驾车上路,经过几天;多则几星期的练习之后,只要你认为自己掌握了基本驾驶技术,就可以打电话给警察局来预约你的路考日期。我的文字考试和路考都很顺利,全是一次通过。但是就是因为太顺利,让我日后吃了些苦头。后边我会提到。
在当地的中文报纸上找了一家招工的中餐馆,打去电话问要不要人,老板问了问基本情况,说一般我们不要刚来美国的人,不过你可以来试一试。这一试不打紧,试成了我到今天,来美国十年了,还在跟餐馆打交道。
    这第一家餐馆是个夫妻店,老板炒菜,老板娘收钱,雇了一个女起台,看看忙不过来,又登报纸,招了一个男起台,就是我。有人问,为什么叫起台 – 就是说进来餐馆,你要一直站着,有客人招呼客人,没客人打扫卫生,摘菜,包春卷,干各种杂活,总之,不能闲着,因为老板付了你工钱是让你来为他干活的。这一点事实,对于刚从社会主义祖国的幸福生活之中踏进万恶的资本主义世界的我来说,是万万不能理解的。第三天,当老板娘说大陆来的人就是懒,眼里没有活儿,加上另一个起台认为我的到来威胁了她的地位和收入,做脸子给我看,我坚决地辞了工。很快,因为妻子勤快能干的名声,让我在另一家餐馆找到了工作,这家是个自助餐,十年前,中式自助餐在美国的生意相当红火,客人付固定的餐费,进来随便吃,菜式按照美国餐的习惯,从餐前开胃菜,到正餐,饭后水果,甜点,应有尽有,不下八十样,后来的自助餐馆更离谱,为了招揽生意,宣称有一百五十样菜式,海陆空全勤 – 鱼虾蟹,猪牛羊,鸽子鹌鹑和鸡鸭(不知鸡鸭算陆海空哪个部分),因为太实惠,吃客之中那是相当的五花八门,套用现在的说法,那叫雷人啊!有人吃着吃着,睡着了,起来接着吃;有人拿一个包,吃饱了,再往包里装;有人只捡最贵的蟹腿吃.
    这里提一下我的老板和老板娘,老板是一个非常严肃/严厉/严格的人,我用了三个严,来表达我直到今天依然留在记忆里对他的印象。在这家餐馆我做了将近一年,从来没有见他笑过,他对食品原料的挑剔,近乎苛刻;对食品加工方法的要求,从不马虎,使用的调味料始终如一,这样当他的菜最终出到前台的时候,一切都近乎完美;老板娘身材很好,穿着得体,总是在前台招呼客人,客人进门时,适时地跟客人聊几句家常,好多常客,她都记得名字。老板娘也是做过起台的,知道我们的辛苦,常常想法照顾我们,对于不肯给小费的客人,她会去告诉客人,起台主要是靠小费生活的;这里要讲一下美国餐馆的规矩,通常餐馆菜谱上的价钱,只是菜本身的价钱,饭后算账时,还要加上消费税和15%-18%的小费,小费部分就是起台的服务费,包括给客人上饮料,上菜,添水添酒,结帐等等,总之,客人坐下了,一切由起台来服务;那么,自助餐的店里,起台只负责上饮料,添饮料,收客人吃光的盘子,结帐;客人要自己去餐台拿他/她想吃的食物,所以小费的比例就小,通常一个人一块钱,当有六个以上的客人一桌时,老板娘都会按15%收取小费,以防客人”打铁“ – 就是不给小费,说起来”打铁“,每个在美国打过餐馆工的朋友一定都会遇到过,因为小费是自愿给的,就总会有脸皮厚的客人享受了服务而不肯付小费的,所谓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
    由于餐馆生意很好,加上我的勤奋,因此挣了不错的小费,当时有三个广东妹和前前后后几个其他城市的姐妹和我一起在这里打工,也是由于老板的严厉,大家都努力做事,关系也相处得不错,互相帮助照顾彼此的客人,有时候我们采取”打共产“的形式合作,意思是每个起台都负责照顾店里的客人,收到的小费由所有的起台最后一起平分。但是我始终告诉自己,今天,我在餐馆打工,并不是我来美国的目的,这只是目前我能够生存的手段。
    2000年前后,计算机专业在美国还很热门,我太太也是一边打工一边读书,三年之内,从仅有的国内大学时单版机的知识水平,硬是攻下了计算机专业硕士学位,也顺利的找到了工作(提到读书的刻苦,我是甘拜下风),所以我被赶鸭子上架,去注册了大学的计算机专业,然而读了两门课之后,我明白,哥不是读书的料,不要见笑,我还是另想主意吧。
    其实,刚到美国的时候,我也尝试过,去找其他的工作,因为我太太知道我不是肯吃苦的人,来美国之前,在大陆工作了十年,都是公务员那样轻松的工作,怕我吃不了苦。当我在当地中文报纸上找到一家公司招销售代表,是作电子产品的,便急忙打去电话,对方也是大陆来的,倒是很客气,说了地址,约好一小时以后见面,那时候可没有GPS,我找出地图,开车就走;半小时后,按照地图,我应该已经到了目的地,可是左找右找,没有那个门牌号,而且是在貌似居民区的地方,也不像有公司的样子啊!等我转出那个地方,找到电话亭,再打给人家,才弄明白,我其实没听清人家说的那条路的名字,把P听成了T;等我比约好的时间晚了近一小时赶到那里,老板斜眼瞅了瞅我,象征性地问了两个问题,就打发我走了,大概心里想,这个傻瓜连路都找不到,怎么做得了销售代表。
    呵呵,那时候,我是真的不认识路,而且也听不懂老美说话;没来之前,我的工作其实有很多机会需要讲英语,我也自认为自己水平不错,可是到了美国,别人说什么,我听不懂,我说的英语,人家也听不懂;在加油站,我看到人家把油枪插到车里,就开始加油;(这个跟国内不同,加油站可没有服务员帮你加油) 等我插好油枪,为什么就不出油哪?原来旁边还有一个开关需要提起来,唉!我都后悔来美国了,像傻子一样,聋子/哑子一样,什么都不知道;那种失落和迷茫,让我一度非常沮丧。
    由于我所在的城市,地处美国内陆,不像东西两岸,有那么多的华人和华人公司,所以,要想找份餐馆以外的工作,真的不容易;要想找一份正式的美国公司的工作,我必须有在美国的学历证明,不管是管道工,电工,还是建筑工,只要是需要专业技能的工作,都要有专业证书;我说我的护照上写的,我是工程师,也没人承认啊!可是我不想一辈子在餐馆打工啊。


    说话就到了01年底,我们的第一个孩子就要出生了,我太太在经历了近三十个小时的阵痛之后,虽然打了那种止痛针,还是不能顺产,医生认为不能再等了,要进行刨腹产手术;在美国,孩子的父亲可以一直在手术现场,护士问我要不要来看,我说当然要来,手术中,我握着妻子的手,跟她讲话,以分散她的注意力;医生护士用一个小帘子挡在产妇的胸腹之间,好像才过了几分钟,帘子另一边一声欢呼,一个护士用布托着一个新生儿转到我面前,问我要不要帮忙剪脐带,于是我接过护士递来的剪刀,按照她指的位置,给我的新生的女儿剪了脐带。小宝宝立刻被清理干净,包上被子,送到妈妈胸前;几分钟后,宝宝被护士抱走,作新生儿检查,我帮护士把新妈妈推到休息室。当时我大概三十几个小时没有睡觉,不想后来我太太说,“我在床上痛得死去活来,你在一边呼呼大睡”,到了下午,安顿好新妈妈,去婴儿房看过宝宝之后,我还要去送外卖,当然我的心情是非常非常的好,以至于到了客人的车道上,忘记把车子的档位退出来,就下了车,结果车子继续向前滑行,而我已经下了车,回头发现车子还在动,我意识到不好,赶快回到车上,手忙脚乱,本想去踩刹车,没想到一脚踩上油门,撞到了人家的车库门上,这家的主人叫了外卖,估计正在家里咂叭着嘴咽唾沫,等着美味的中餐送上门来,没成想咣地一声,车库给人撞了个大窟窿,那个气呀,打电话把警察找来,结果就是我得赔人家的损失,自己修车,还被警察开了罚单。这就叫得意忘形啊!我女儿出生第一天,我撞了人家的车库门,永远也忘不了的日子。
    02年初,美国的IT业陷入低谷,我太太也在产假之后,随即被公司裁员。因而我们也很快就要失去全家的健康保险。在美国,一个家庭或个人破产的原因很多,其中之一就是因为健康出了问题而没有保险,大笔的医疗费用很快就会让一个家庭在经济上陷入绝境,那么,破产就不可避免了。
    所以,这时候我必须找到一份可以提供家庭健康保险的工作,算是给全家人解决后顾之忧。
    幸运地是,恰有一家专门给餐馆配送食品的公司招一名会讲中文的销售代表,哈哈,又是销售代表;但是,这一次已经跟我刚来美国的时候完全不同了,我不但认识路,还知道很多关于交通的知识。
    美国的高速公路南北向的都为单号,东西向的都为双号,每隔一英里,算是一个出口,比如你在80号公路开车,计划从200号出口处下来,当你开到110号出口时,你离目的地还有90英里;但不是每隔一英里,一定有一个出口;号码一定是排下去的,又比如,高速公路如果穿过市区,一英里内可以有多个出口,按ABC排列。
    高速路上的速度限制通常为65到75英里每小时,约合105到120公里每小时。一般你可以开到比限速快5英里每小时,再多了,就看你的运气了,如果有巡逻的警察发现你超速,那你就得吃罚单了,至于罚多罚少,得看超速多少,也看警察叔叔当天的心情。我有过在高速上超速5英里,被罚90块,也有超速30,被罚70块的记录;这是后话,扯远了。
    当我开始这份新工作时,我还有一个优势,就是曾经在餐馆打过工,我对餐馆里用的东西很熟悉,因此我很快就上手了,在接下来的近一年时间里,我跑遍了周围200公里的地方,发展了不少新客人,公司老板也很高兴;但是我始终不能融入这家公司的文化中,加上在第二年,原来的老板升迁,去了别的州,新来的老板带来了据说是纽约大都市的销售理念,在这种内陆小地方,我不认为会有什么效果,因此顶撞了他;而我太太也在这时找到了新的工作.
    她以前公司的上司,在新公司稳定下来之后,还记得她这个做事认真,努力上进的雇员,打电话来问她现在有没有工作,是否愿意继续在她手下干活,那我们正是求之不得,虽然上班的地方离家很远,单程要120公里,每天来回开车,路上就要走四个小时,但是,这份工作提供了全家健康保险,每月固定的收入,而且,跟她所学的专业对口,于是她欣然接受了下来,就算比之前的工资水平低了一些,我们已经觉得很幸运了;我太太开始了她长达两年半,披星戴月,早出晚归的新工作,直到她又找到新工作。
     有了这份稳定的收入和全家健保,我决定离开现在的公司,开创自己的事业,虽然思来想去,我还没有明确的目标,到底我想干什么,我能干什么。
我看到商店里手工编制的柳条篮子,筐子很受欢迎,我决定从大陆进口这些东西,在当地销售。凭着我在大陆工作十年的朋友同事的帮助,我从土产进出口公司拿到了一个货柜的柳编篮子,筐子,我家的车库成了临时的仓库,还好,这些东西没有保质期,放多久都不会坏。以至于,到今天,我家里还有一堆当时剩下的筐子。
    市场的现实,远远不像我的主观想象,当初我看见商店里,一个篮子卖20美金,而我算下来的成本只有不到5美金时,我认为这下我找到发财的路子了; 但是现实很快击碎了我的发财梦,进到商店里的货物,来自批发商,批发商的货物来自进口商,每一层都有各自的利润,所以,作为进口商,我处在最外一层,像这样的商品,没有足够的进口量和足够多的花色品种,根本不会有人给你订单。而且,我在这里是开的新公司,没有任何人知道这个公司和这些产品,等我一层一层找到批发商那里,人家拿的价格也不比我贵多少,留给我的利润还不够我的基本费用,别说挣一份养家糊口的工钱的,更不用提发财的梦想了。看来,这条路是走不通的。
    于是,我又回到餐饮业的老路上来,我想,我在餐馆做了一年多,又做了一年的食品销售,这方面的经验,我应该充分利用,加上我在大陆十年的工作经历和同事朋友圈子,我应该搞食品进出口的生意。
    当我的第一个货柜的食品到达美国口岸时,由于轻信,我吃了大亏。
    我之前在大陆的工作跟进出口有关,所以我多少知道一些进口食品检查检验的规定,当我向负责替我报关的代理咨询时,他们并没有对我要进口的食品提出任何问题,或者提醒我注意什么,虽然我反复问过他们,关于进口食品的有关规定,那些人向我保证他们是专业公司,每天做很多单的进口报关业务,不必担心。可等到货柜到港,相关部门需要检验时,他们的人傻眼了,其中一种食品含有牛油,而这种成分美国是不允许从中国大陆进口的,只有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的牛肉牛乳制品可以进入美国,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我跟报关公司之间来往的传真摞在一起,有一寸多厚了,最后什么问题也没解决,这部分货物被勒令就地销毁,用于销毁的人工和材料费,比货物本身还贵,加上因为这一问题不能解决,拖延的仓储费,我还没开张,已经赔了一万五千美元了。总之,风风雨雨,虽然迎来的不是开张大吉,我的货物也还算顺利地找到了买家;并且随着出货量的增加,我需要一部专门的运货卡车了。
    有朋友推荐去洛杉矶买这种卡车,会有较多的选择,价格也比当地好,所以我上网查到一家专门卖二手运货卡车的公司,价格也谈好了,对方提出加价850块,可以帮我运到家门口,我算了一笔帐,如果我买单程票飞到洛杉矶,然后装上一车货,运回来,不但省下来这850块,去掉油钱,我还能赚钱呢。我谢绝了对方的提议,买上飞机票,直奔洛杉矶。这是我来美国后,第一次出远门,行程我已事先计划好了,我要在世界闻名的赌城-拉斯维加斯停一下,看看有没有机会有朝一日把我的货卖到这里来,要知道,每天有成千上万的人来这里旅游,每个人可都要吃饭的,而且一天三顿,我真庆幸自己选了食品这个行业。


没想到这个决定又牵扯出了一连串的故事。
当我顺利地取了车,上了货,吃了一碗拉面,开上15号高速公路之后,那股兴奋劲儿还没有过去,这运货的卡车我可是头一回开,好在是自动档,视野又好,我一路唱着歌,欣赏着沿路的风光,很快就出了加利福尼亚的州界,进入内华达州了,那时天已经黑下来了,翻过一座山坡, 我远远地看见前面一片灯火通明,哇!拉斯维加斯,我梦想着发财的地方啊!我终于看到你了。那里大概有五六座大楼,闪着五颜六色的霓虹灯,开到近前,我加了一些油,想着要不要停下车,进去赌一赌,理智告诉我,NO! 我可不是来玩儿的,还是赶快上路,往家赶吧。当我的车又翻过一座山坡的时候,你们猜,我看见了什么?
    我看见好大好大一片灯火的海洋,根本望不到头,再开近来,林立的高楼,迷幻般闪烁着的各色霓虹灯,熙熙攘攘的车辆,原来这里才是真正的拉斯维加斯,一个不夜城,或者说越夜越疯狂的城市。震惊之余,我决定停下车休息一晚,第二天再早些赶路。那时候不舍得花钱,就在车里猫了大半夜,天不亮,又继续开车上路了。这段故事我后来讲给我的朋友听,大家觉得我真是孤陋寡闻,居然连拉斯维加斯什么样子都不知道。
    接下来是亚利桑那的一小段,后边就是犹他州; 在从亚利桑那要进入犹他之前,我被一个警察拦下了,他查了我的驾照,汽车的相关文件,似乎一切都没问题,我告诉他,这是我刚买的车,正往家开,我说我还拉着货呢,他问那你拉的什么?我就打开后门给他看,这一下来了麻烦,他说你有健康证明吗?我说,什么健康证明,我不知道,他说,那你把车开到前面检查站吧,他们会告诉你怎么办。州与州交界的地方,通常都有检查站,对过往车辆进行检查,主要是对货运车辆进行安全检查,对载重量进行核查,所有货运车辆,必须在核定载重量之内运行,不得超重。在检查站,我被告知,因为没有健康检查证明,我必须停留8个小时,才能继续上路 – 也不知道这8个小时的停留,是为了观察我会不会因为发病而倒下,因而保证我车上的食品安全,还是有什么别的原因,总之,从我停下车到我离开,并没有人来看看我在干什么。可是,这8个小时却让我后来付出了实在太多的代价,真是人算不如天算,又有一个说法是,蝴蝶扇动一下翅膀,会最终引起一场风暴。
    说实话,我当时还是听不太懂英文,广播里说有暴风雪就要来了,可是我也不知道暴风雪何时开始,会影响哪些地段;反正8小时一到,已是下午时间,我撒鸭子就跑,汽车在犹他州宽阔的高速公路上跑了没多久,天开始黑下来,雪花越飘越多,路也上上下下,这时候,我忽然发现我的前前后后,一个车也没有,路上只有我一辆车,等天完全黑了时,我的车灯照着前面仅能看清的一段路,是一个长长的下坡,望不到尽头,我努力睁大眼睛,丝毫不敢懈怠,我告诉自己,我可千万不能有任何闪失,我家里还有娇妻幼女正倚门相望呢!
    好歹捱到一段平路,前面出现一丝亮光,不知是又一个听不懂英文广播,还是就不信邪的老兄,正以20公里每小时的速度在高速公路上爬行。我长长地出了一口气,谢天谢地,总算有个作伴儿的,万一有什么问题,也好有个照应吧,要知道,那时候手机的信号覆盖率远不如现在,万一有问题,恐怕连911都打不通(虽然我没试过)。
    半夜时分,我终于看到路边有一片灯光,到了一个叫做RICHFIELD的小镇,下了高速就有一家旅店,这时候也顾不得贵不贵的了,先停下车,住了店,暖和暖和再说吧!
    第二天,雪停了,而且我开车出去没有多远,前边路上已经没有雪了,也就是说,昨晚上,我冒雪开了大半夜,快要开出下雪的路段了,又停下来。要不是之前被迫停下8小时,我也不用黑灯瞎火地冒着生命危险开车呀。
    还是在这条路上,在离家还有250公里的地方,又不能走了,2003年这场本州历史上最大的暴风雪迫使公路局不得不关闭70号高速公路的这一路段,我因为之前耽误的那8个小时,不能在这段公路关闭之前通过,不得不在一个叫做绿木泉的小镇住下,因为我车上还拉着食品,而且是冷冻的食品,必须始终保持冷冻,这一住,就是三天,我花了住宿,吃饭的钱,还得花油钱让车上的制冷机工作,来保证货物不会化掉,天气是很冷,可是阳光依然明媚,如果不开冷气,车厢内的食品还是会化掉,我真恨这个大晴天!我的开销远远超过了那个850块的送货上门费用。现在你们知道我为什么说人算不如天算了吧。

    当我终于历尽艰辛,安安全全地把车开进市区,就快要到卸货的仓库之前,在十字路口等信号灯时,不经意间,我拧了拧方向盘旁的一个钮子,奇怪,汽车发动机忽然不再像之前那么“轰,轰”地响了,我也不用拼命地踩着刹车,以阻止汽车向前滑动了。我突然意识到,这是那个调节器按钮,这种柴油车的怠速是可调的,而我之前,一直都让怠速保持在最大,怪不得在70号高速上下坡时,我刹车那么困难,怪不得油耗这么厉害!我使劲拍自己的脑袋,骂自己是笨蛋,起先我还以为这大卡车就是这么难开,自己都佩服自己,1800多公里的路,又是风雪弥漫,自己头一回开卡车,真不容易呀;至于烧油多,那是因为这车有劲!
回到家里,我太太给我看,下完雪之后,她照的照片,我们家后院的阳台整个被雪埋了(不是二楼啊!别抬杠),前院在清理完车道之后,两边的积雪比人还高,她说,邻居们都用同情的眼光看她在那铲雪,因为这本该是男人干的活儿。
    到04年,我开始有固定的客人,生意也渐渐地稳定起来,这时候我遇到了一个非常友善的厨师组合,是他们把我的产品带入了他们负责经营的餐馆,而在这之后没多久,我现在的合作伙伴罗纳德找上门来,希望做我的合伙人,这个勤奋,豁达,有十多年食品行业从业经验的家伙(没有任何贬义,实际上我非常珍视我们在之后的岁月里建立起来的友谊和相互信赖),是个工作狂 – 为了开辟市场,开发新客户,05年,06年,罗纳德和我,每人平均开车10万公里/年,通常是这样:如果是去拉斯维加斯,1000公里,我晚上九,十点出发,第二天早晨到达,在郊外的卡车休息站冲一个热水澡,换上干净整齐的衣服,在8:30客人上班之前到他的门口,一般一个小时就把要谈的事情搞定了,如果没有计划访问其他客人,就开始往回开了,路上不管在哪里,实在困了,找个加油站,停下车,在车里猫一会儿,加满油,再继续上路。有时候,也停在高速公路休息站。这里有一个笑话,是罗纳德的,有一次,是晚上,罗停在一个休息站,下车在草地上铺了毯子,躺下睡到半夜,被警察弄醒了,说这里不可以睡觉,你要跟我去镇上的收容所吗?警察把他当成无家可归的人。
    总之,那两年,我开车去过旧金山,休斯敦,洛杉矶,盐湖城,拉斯维加斯,凤凰城,达拉斯,等等;基本上都是一个人,因为要带很多样品,而且要保持冷冻,飞机托运会很贵,而且,我们刚开始的时候,都不知道客人何时会答应见我们,没办法预定机票,临时现买,机票是很贵的。所以开车是我们唯一的选择,也是相对来说经济的选择。为了全程保持样品的冷冻,车上要装干冰,就是固体二氧化炭,那个东西有一定的危险,就是开车时,不管五冬六夏,一定要开一点车窗,保持车上有新鲜空气流通,否则,挥发的二氧化炭会越积越多,人会在不知不觉中因为缺氧而昏迷,车子会开到沟里去。其实,后来,罗纳德真有一次把车开进了沟里,而且是四轮朝天;那也是一个雪天的早晨,路上太滑,他急着要赶回来,所以出了事,还好,人没有受伤,这是最大的幸运, 车子报废了,保险公司赔了我们车子的余额。这个大哥是我见过的最勤奋,开朗,不营营苟苟,不斤斤计较的人。虽然我们也有争吵,有分歧,但总的来说,我们从那时走到今天,我们有了越来越多的生意。
    我只是在这里记下一些我的经历,说得出来的,可能只占十分之一,或者因为我不善于表达。美国,有完全不同的文化和价值观,生活环境,生活节奏。我无意评论,也不想争论。我只是讲一些平凡的经历,可能以后会加上一些个人的看法。

相隔这么久,才回来写一点东西,实在对不起那些期待。
其实,我的文字枯燥乏味得很,只是经历可能与人有些不同,看起来还有新鲜感。
谢谢支持,十年来,因为用的机会少,我的中文水平更是日渐稀松,常常提笔忘字,
更别说有什么灵感闪现。
    因为创业或者应该叫闯业的不容易,本来那个我早已消磨的是不是只剩铜臭气了呢?
今天我还沾沾自喜着生意进展不错呢。
    我希望有时间整理好思绪,把我的心理经历写出来,给那些对美国抱着理想,幻想,梦想的朋友们作个参考。这才是我希望最终贡献给天涯社区的一点价值。
    刚发现我的电脑可以直接输入中文,虽然还是很慢,手赶不上思路,但是,已经快很多了. 这么久不来,前边写的跟下边这段,也不知道能不能接上茬。
生意上了轨道,下面是如何发展壮大,在美国,就要做美国的生意,不能宥于只做中国人的生意,再说了,中国人的生意实在竞争太激烈了. 其实,我审视自己之后,我认为自己并不是做生意的料。我的美国伙伴倒是认真的紧,人肯干,也有业务能力,在美国经济不景气的请况下,我们的生意不但没有倒退,反而越来越多.

现在就说说美国的生意吧。
我是做食品批发的,算进口商 (直接进口的部分),我的客人是送货公司,通常每个州都有几个公司,也有全国连锁的公司;而送货公司的客人,就是餐馆/旅馆/食堂-学校;医院;还有就是送餐公司,说起来,送餐公司,我不知道现在国内有没有这种行业,或者叫别的名字,就是包餐到门,通常他们也有菜单,每季不同的内容,客人有活动,如大公司举行招待,庆祝或者个人有结婚,孩子受洗,节庆聚会,希望有在私人场所不受打搅地来举行,就请这种送餐公司来操办,有时他们现场制作,有些要提前备好,因为我们的东西是半成品,容易加热,特点是加热后,品质可以保持很久,这样我们的产品就派了大用场;这种客人很喜欢我们的产品。
    扯远了,美国的食品流通渠道分成明确的两条线;零售包装-在食品店,杂货店卖给消费者,自己回家加工;餐馆包装-由送货公司配送到门,我指的是餐馆/旅馆/食堂-学校;医院,总之一切有厨房的地方。我们的生意基本上全在后边这个方向。大的送货公司,每个州有两三家,基本覆盖所有成规模的餐饮企业和单位,也就是说,大的送货公司控制了终端市场,像我们这样的批发商,要将产品成功地卖给他们,就得遵守他们的游戏规则,入门的门槛根据这个市场的大小来确定,另外,美国资本主义发展了几百年(从欧洲带来的经验),各个行业基本没有空档可钻。
    2009年12月29日登陆旧金山直接转机到洛杉矶和太太回合快2年的时间里有过不少的经历.在餐馆里干过bus boy,cashier,干过装修,倒卖过汽车,开大卡车从东岸到西岸.现在攒了点钱 绿卡也拿到了.马上29岁了 回到学校里读master,没有学历只能做体力活,虽然刚开始读书很难很辛苦,比卖体力还是相对轻松的.

写点身边的人和事,在美国,买车记:
有几个网站提供详细的车况,性能比较,罗列大部分车型,分析新年度车型的安全测试情况,配置介绍,各地平均车价,等等。很有参考价值,对于买车的人来说,有一个很好的参考。我本人对车比较喜欢,所以经常上去看看。 在美国,买车是一件很繁琐的事情,不管是买新车还是旧车,有很多因素影响最终的结果。当然,一个人决定买车,应该基本上确定了车型,品牌,新车还是旧车,这里为什么老是提新旧,因为,买旧车并不是坏的选择,特别是一两年新的二手车,行驶里程在三万公里左右的,如果买对了价格,是最划算的。
车型按功能分成多功能车(或者叫运动型),轿车,皮卡(卡车)。
基本上,德国车牌子硬,质量上乘,价格高,保养/维修的费用也高;日本车质量好,基本车型的车,价格低.
    近些年来,韩国品牌的起亚,现代也急起直追,品质声誉越来越好,先后推出5年十万英里保修的质保保证,这也从另一个侧面反映了韩系车积极抢攻美国市场,并且对车的品质下了很大的功夫。
在美国,车的实用性对于车主选择何种车型,占很大比重。至于品牌,基于上面提到的情况,自然是萝卜茄子,各有所爱了。多功能运动车,基本上每家要有一辆,在我们住的地区,因为冬天会有很多时候下雪,而且,去山区滑雪时,要爬很陡的坡路,有一辆四轮驱动的车还是很有必要。
    再聊,就真的是居家过日子的鸡毛蒜皮了,我常常回国,也常在这里的中文网站浏览,总的感觉就是,虽然现在是网络时代了,中美之间的交通也很容易了,(飞机12小时可从美西飞到中国)可是两方面的互不理解还很深很深,这有主要的原因是文化背景不同,语言障碍限制,还有一些人为的因素。前面有一个朋友问美国压力大吗,人际关系复杂吗,美国人友好吗?这些问题,我很难给出简单的答案,个案永远有两个答案,而且,压力的形式,在两地有非常大的不同;人际关系,我承认我不是爱热闹的人,我也不关心打入主流社会这种听起来很上流的词汇,我常常接孩子放学,跟孩子的老师或其它家长闲聊几句,周末去附近购物或者带孩子去公园玩,几家中国人凑在一起开个小聚会,每家带一两个拿手菜,饭后,大家互相聊一点国内国际的新闻,男人打打牌,女人们聊聊孩子的教育,夏天去哪里度假,暗中攀比一下谁的孩子学习好,钢琴练得如何了,还去游泳吗;这些就算跟人打交道了,在美国,我没有领导去巴结,没有同事去搞好关系,没有需要我两肋插刀的朋友,也没有为我两肋插刀的朋友,关上门,自己过日子,星期一之后是星期二,要过好日子,就得努力工作,常动脑筋,是炒股还是炒房,得你自己拿主意,当然,老婆的意见也很重要,不对,是非常重要,好吧,是绝对重要,不行,其实是老婆说了算。呵呵!扯远了。
 


上一篇:2013为什么要去美国?出国留学的理由    下一篇:一位麻醉医生的从业感言
 
 
费用计算
套餐选择:
待产周期:
月子周期:
增值服务:
手机号码:
 
 
提交申请